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为奴隶的姐姐
为奴隶的姐姐
高潮过后,我坐在一旁,看着姐姐那粉嫩穴口不断滴落的白浊精液,胯下的肉棒不由自主地又站了起来。

  这时我突然想到,李文斌这个混蛋是不是真的不举了?会不会是想设个什么局来害我和姐姐?不如就借这个机会试试他。也许是酒劲上头,当时我就拿起手机拨通电话让李文斌立即过来一趟。姐姐向来都非常聪明,立刻就猜到了我的想法,当即在沙发上扭动着身体,嘴里「呜呜」直叫。

  我伸手掏出姐姐嘴里的内裤问道:「怎么了,我的奴隶姐姐?」

  姐姐撅着小嘴哀求道:「主人,小奴不想让他看,求你别让他看小奴好不好?」
  「那怎么行?不这样我怎么知道他是不是真的不举了?」说着我轻轻抱起姐姐,把手伸进她的衬衣,抓住她两只白腻腻的乳房一边按揉一边说道:「放心吧,既然那家伙都不举了,让他看看也没关系。咱们不正好气气他吗?」

  姐姐又说道:「那,那万一他没有不举呢?」

  我哼了一声说道:「哼,那我就打到他不举!」

  姐姐继续抗辩道:「那,那,那万一,万一把他的不举治好了呢?」

  我听了忍不住哈哈大笑,说道:「哈哈,好姐姐,你要是真有这么好本事我就干(台北情色网757H)脆在家开个门诊,专治阳痿早泄!」

  「不,小奴不要嘛。」

  「啪!」我一巴掌重重打在姐姐的屁股上说道:「臭奴隶哪那么多废话,主人的话就是命令知不知道?哼,今天就给你个机会,你要是打得过我,我就不让他看你!」说着,我解开了姐姐的绑缚。姐姐就装模作样的跟我扭打了起来,却被我三两下就把她撅着屁股按在了沙发上。

  虽然是假模假式的扭打,但确实让我感受到了施暴的快感。我只觉得胯下的肉棒又硬又涨,忍不住就势插入了姐姐的后门一通猛干(台北情色网757H)。正干(台北情色网757H)的起劲的时候,就听见一阵敲门声。我知道是李文斌来了,于是停止了对姐姐的挞伐去给这个混蛋开门。

  李文斌一进门看见我赤身裸体的样子不禁有些尴尬,眼神都不知道该往哪放,勉强一笑问道:「龙,龙哥,找我来有事么?」

  「少废话,站到电视那去!」李文斌被我要求站在了正对着沙发的电视那里,姐姐心里对他十分厌恶,这时已经收拾好了裙子转过头去不看他。我坐到沙发上,一把搂住姐姐的肩头说道:「把裤子脱掉,内裤也不许穿!」李文斌「啊?」了一声站在那里不知所措,我两眼一瞪喝到:「还不快脱!」李文斌极不情愿地脱掉了裤子,露出软趴趴的肉虫。

  我轻蔑的一笑,一把揪住姐姐的头发,将她清秀的小脸粗暴地按在我的胯下。
  姐姐会意,张口含住我的肉棒,大口大口地吞吐了起来。李文斌十分尴尬地站在对面,急忙转过头去不敢看我和姐姐。我笑道:「别紧张,我的姐夫。放心看吧,今天老子恩准你好好的看,看看我是怎么操(台北情色网757H)你老婆的!」

  李文斌尴尬地转过头来看着我和姐姐的活春宫,脸色非常难看。姐姐却抬起头来楚楚可怜地说道:「主人,小奴不是他老婆,小奴要做你的奴隶,要做你的狗,就是不要做他的老婆。」我微微一笑说道:「好啊,好个贱奴隶,今天主人就操(台北情色网757H)翻你这条小母狗!」说着,我哧啦一声撕裂了姐姐的衬衣,一边大力揉捏她白嫩的胸脯,一边拉扯着姐姐的秀发猛烈地操(台北情色网757H)弄着那诱人的小嘴。

  这种在丈夫面前强奸并征服美丽人妻的感觉让我异常兴奋,即便只是假扮的夫妻。我全力在姐姐口唇间抽插,每一下都要顶进姐姐纤细的喉咙。这段时间以来,姐姐又为我做过几次深喉,呕吐反应已经有所减轻,但还是因我的猛力操(台北情色网757H)弄而忍不住发出干(台北情色网757H)呕的声音。

  一阵抽插之后,我感到一阵射精的欲望。当下越插越快,越插越快,终于大吼一声将姐姐按在身前的茶几上。大肉棒在姐姐秀丽的脸蛋上不住的跳动,一股股白浊的精液瞬间就糊满了姐姐水汪汪的大眼睛和挺翘的小鼻子。姐姐也是十分乖巧地伸出小舌头为我清理着肉棒,又用手指将脸上的精液全都收进嘴里吞了下去。

  这时的李文斌虽然也有些脸红气喘,但胯下的肉虫还是软趴趴的一团,并没有丝毫起色。我嘿嘿一笑说道:「你好像没什么兴致啊。撸一撸试试。」李文斌还是呆立着一动不动,我又大声吼道:「撸啊!还用我教你吗?!」李文斌铁青着脸伸手握住自己的肉虫开始缓缓套弄,可惜肉虫还是一点面子都不给,根本硬不起来。

  看到这里也许会有人觉得我变态,但是就凭他曾经强奸过我的奴隶姐姐这一点就值得我这么报复他。我看得更加兴奋,把姐姐四脚朝天地按在茶几上,大肉棒一下子插进姐姐紧窄的直肠又开始大力的抽插起来。姐姐的双腿被我紧紧抓住按在胸前,两只雪白的玉兔在姐姐双腿膝盖的挤压下变成了两个肉饼。我将姐姐一只小肉脚含在嘴里,舌头细细地扫过她纤秀的足尖,逐个吮吸着她每一个圆润滑腻的脚趾。舌尖在姐姐肉感十足的脚趾趾腹划过,那绵软Q弹的肉球仿佛要滑进我的肚子里一般。我忍不住在姐姐的小脚上咬了一大口,胯下更加卖力地挺动,整个茶几都被我晃得嘎吱嘎吱乱响。

  这时姐姐也越来越兴奋,已经没有了开始时的那种羞涩。在我的大力操(台北情色网757H)弄下,姐姐忍不住发出一阵阵淫声浪语:「哦,哦,主人,主人你太厉害了,哦,小奴,小奴真是爱死你了。哦,我的好主人,好弟弟,好老公,哦,哦,小奴,小奴要跟你一辈子,哦,永远,都是主人的小奴隶。哦,请主人更加,更加粗暴地享用小奴的身体吧。」

  姐姐的鼓励真是比春药还要管用,当时我就觉得一股热气涌出,肉棒似乎又涨大了两圈。我更加快速猛烈地抽插,姐姐肛门里的嫩肉都被我粗大的肉棒带着翻进翻出,姐姐更是被我弄得浪叫不断。我一连插了半个小时,姐姐终于再也经受不住我的操(台北情色网757H)弄,粉嫩的花瓣张开,一股清泉直涌了出来,淫水,尿液直喷在我的前胸,又滴滴答答滴落到了姐姐那已经丧失了表情的俏脸上。我也觉得腰眼一麻,腰身奋力向前一顶,紧紧顶住姐姐的屁股,一股精液全部射进了姐姐滚烫的直肠深处。

  我喘息了几下,抬头一看,李文斌胯下的肉虫还是丝毫不见起色。我轻蔑地一笑,抓起姐姐的内裤团成团扔了过去正砸在李文斌的肉虫上。只见软趴趴的肉虫被我砸得晃了两晃就又恢复了原状,我哈哈一笑喝道:「滚!」李文斌这才脸色苍白地提上裤子灰溜溜的跑了出去。

  姐姐这时也恢复了神智,伸出舌头舔了舔我的胸口说道:「坏蛋主人,这下你满意了吧?」

  我宠溺的捏了捏姐姐的鼻子说道:「当然不满意,我还想让臭奴隶给他吹一吹,看看到底能不能把他治好呢。」

  姐姐脸色瞬间就晴转多云,眼泪直在眼圈里打转说道:「主人,小奴不要,你说过不会不要小奴的。」

  我一把将姐姐搂在怀里,温柔地吻上她的眼睛说道:「傻奴隶,傻姐姐,傻老婆,主人当然是骗你的啦。这么好的奴隶,主人怎么舍得呢?」